先较量高通后对标苹果,但华为要跟谷歌掰手腕?

2020年度《中国信息化百人会》期间,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开透露:海思研发设计的麒麟系列高端处理器,正面临着暂时无法继续量产的困境,可能成为面临的“绝唱”产品。

当然, 搭载麒麟9000平台的Mate 40旗舰,还是正常亮相并引发了广泛的热议。

10月28日消息,华为心声社区公布了任正非签发的一封内部邮件,同样提到了关于芯片方面的问题:华为海思研发设计的先进芯片,目前基础工业还无法实现量产,华为不可能又做产品、又进行芯片制造

从华为多位高层的表态来看,高端芯片产品能够研发设计、但暂时还不能完全实现量产,已经成为华为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尤其是,华为技术旗下的智能手机产线,每年的芯片消耗量达到数亿颗。

综合相关行业平台透露的数据,华为旗下运营商业务所需的5G芯片等,库存基本能够满足近两年时间左右,企业类与云AI业务影响也比较有限。

毕竟,有些设备与终端所需的芯片,不需要紧跟顶级制程工艺,也实现了自给自足!否则的话,英特尔与AMD等半导体芯片巨头,也不会如此轻易获得所谓的许可。

在此前的华为全联接2020媒体见面会上,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也谈到了芯片问题。并公开表态称,如果美方同样对高通的申请放行,华为很愿意使用骁龙芯片制造手机。

前有余承东称麒麟成绝唱、后有郭平表态愿保持合作,华为进入后麒麟阶段之后,联发科等厂商也面临限制,这让外界产生一种另辟战场的期待!

01若Mate40推出骁龙版,适配鸿蒙OS是否可行?

分析人士认为,如果先进制程技术与产业暂时未能跟进,基于台积电5nm工艺的麒麟9000平台芯片,即使加急量产的备货量达到百万颗级别,应该也不会全部搭载到新一代Mate40系列。

进行控量逐步分散到不同的产品线,可能会是最长周期的一代麒麟芯片。

毕竟,自主芯片硬件这条腿暂时迈不出步子,还有自主系统生态作为技术攻坚领域,将于12月份开始适配鸿蒙OS手机版,以及大力推动HMS生态平台,已经证明一切!

要知道,就连麒麟9000量产时的“降准”版本,都传出屏蔽部分核心改为麒麟9000E!这也从侧面证实“华为连加急量产的半成品芯片都入库了”消息。

然而本质上不同的是,并非是什么加工未完成的半成品芯片,而是经过了屏蔽无效核心的“降准”版。

那么,在全新5G技术上仅次于华为的高通,其骁龙平台处理器芯片成为备选项,不一定只是华为高层释放的“烟雾弹”,而是真的作为一套实际可行性方案在争取。

麒麟9000平台优势在于集成5G基带芯片,领先AI性能还是基于自主研发核心架构;高通骁龙平台优势在于Adreno图形核心,这是AMD收购ATI后出售给高通的GPU技术。

如果Mate40系列推出骁龙芯片版本,为了保证基于麒麟芯片的同样体验,华为要投入的研发资源恐怕不会太少,毕竟EMUI与麒麟芯片软硬件深度结合,很多先进技术也是基于麒麟平台实现。

加上最快12月份公布的鸿蒙OS手机版,华为可能面临两倍不止的研发投入,同时适配搭载麒麟芯片的产品、以及适配骁龙平台芯片的设备。

而这,不正是谷歌主导Android迭代、执行了多年的全球合作模式吗?

事实上,华为此前也尽可能地保持着合作共赢,尽管以往保持合作着的高通骁龙芯片,几乎都被用在了中低端智能手机产品线。

促使华为搭载旗舰骁龙芯片的动力,除了暂时面临的麒麟芯片量产困境,很大可能的战略性意义,可能就是为了寻求新的硬件载体、以期推动鸿蒙OS与HMS平台生态

简单的说法是,若Mate 40推出骁龙芯片版本,很大程度是为了推进鸿蒙OS,以及算不上反击谷歌中断GMS生态、但意义却是同样很重要的HMS生态。

华为方面已经多次表明,新一代HMS生态平台体系的打造,力求与苹果独家iOS平台、谷歌GMS平台“三分天下”。

02高通肯定是求之不得,谷歌或面临极大挑战?

华为技术另一位轮值董事长徐直军,甚至通过媒体向谷歌方面喊话称:希望谷歌能将旗下App产品,上架到华为打造的AppGallery,就像上架到苹果Apple Store那样。

这可不是简单的App上架应用商店,而是喊话谷歌基于华为HMS重新开发!

以目前谷歌及其母公司现任CEO、印度裔的皮查伊的管理策略来看,这种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了。

此前谷歌配合美方中断华为GMS服务,华为推出HMS服务摆脱生态级困境,此时让谷歌基于华为HMS开发App,还要上架到华为旗下AppGallery,等于自断双臂一样~

华为采用骁龙旗舰平台芯片,高通方面肯定是求之不得的;但基于骁龙平台适配鸿蒙OS,恐怕会让谷歌面临极大挑战!

这明显就是一场系统级的较量,撼动着谷歌近乎垄断着的生态。

别忘了,在华为新款智能手机被中断GMS、推出全新HMS应对生态级困境时,搭载高通骁龙平台芯片的小米手机,一度在海外市场的手机包装盒上,印上了“轻松使用谷歌GMS生态”标语。

面对行业人士与网友的质疑,小米公司高管强势回怼道:美国谷歌要求印上这句话,并说明这是搭载谷歌GMS版安卓、接入谷歌GMS生态平台的条件!

03OPPO与vivo等手机,搭载鸿蒙OS的可能性?

值得一提的是,据环球时报援引英国路透社报道内容,未具名的业内知情人士称,谷歌可能面临中国反垄断部门的审查:因其利用主导安卓系统地位、扼杀竞争对手!

即使在谷歌的大本营—美国市场,以及欧洲地区等大部分市场,因借助伪开源的安卓内置垄断的GMS服务,谷歌及其母公司也都面临着严厉审查!

尽管更多的结果是被罚款,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市场中,都跟中国一样有自主替代品。

从这个进展看,至少在国内市场的智能手机行业,包括OPPO、vivo甚至是小米,都可能尝试搭载鸿蒙操作系统,未来接入HMS生态平台扩展到海外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需要了解的是,华为迭代多年的EMUI版本中,已经集成大量鸿蒙OS组件,包括分布式技术架构、方舟高性能App运行框架、EROFS超级文件系统等。

即使Mate40系列预装的EMUI11、仍然基于公版Android底层开发,但基本就剩下个系统框架空壳了,关键框架与核心安全功能等技术,都是华为自主开发的。

所以,即使搭载麒麟9000芯片的Mate40系列、在12月份之后适配鸿蒙OS手机版本,对于大部分华为与荣耀手机用户来说,可能也不会感到有什么太陌生的地方。

当然,除了系统性能与App效率提升、更安全、更稳定、更自主化一些~

基于华为消费者BG软件部总裁王成录透露的信息,外界几乎可以将EMUI看作是鸿蒙OS手机版预演,届时的升级鸿蒙OS手机版本固件,也是对底层部分的完全替代!

也就是说,如果OPPO与vivo乃至小米也适配鸿蒙OS,除了系统性能与App运行效率提升,变得更加安全稳定以外,其它的用户应用层完全可以做到一致。

换种说法是,系统底层从安卓切换到鸿蒙OS开源版,各品牌厂商产品的用户也不会太陌生。

比如,小米手机上的MIUI主题界面,以前是基于安卓表层做美化;基于鸿蒙OS底层系统后,用户接触到日常操作、功能习惯不会大变,甚至可能还会变得更加先进!

因此,华为进入后麒麟阶段之后,若Mate 40推出骁龙芯片版本,适配鸿蒙OS具备很大可行性,这似乎是推动鸿蒙OS与HMS生态、缓冲麒麟芯片量产困境的有效方案。

当然,搭载骁龙芯片的华为高端手机,不一定就出现在Mate40系列,也有可能会是华为P50系列中某款产品,或者Nova系列等中端产品线。

此前余承东称麒麟称绝唱,很大程度上是对“软硬件一体化”布局放缓的不甘!

就任华为技术运营商业务欧洲区总裁时,余承东带领团队开发出了“分布式基站”,一度让华为技术打开了欧洲市场;于2012年调任华为消费者业务任职CEO后,余承东直接制定了七个目标:

1、从传统ODM白牌运营商定制,转向OEM华为自主品牌打造;

2、放弃低端产品、开发高端设备;

3、放弃销量很大、但盈利低且没有技术意义的低端功能手机;

4、启用华为海思(麒麟)处理器、巴龙基带芯片;

5、开启华为自有电商平台渠道之路;

6、启用用户体验Emotion UI设计;

7、确定硬件世界第一目标!

当余承东在个人账号公布时,几乎没有什么主流媒体关注,后来还遭到魅族高管嘲讽“开发麒麟芯片不如用专业的联发科”、小米高管讥讽“麒麟芯片硬件领先等几百年?”

现如今,除了第7个目标存在某些争议,其它6条战略几乎全都实现了,本来不惧较量高通了,正欲向苹果“软硬件一体化”模式进发,结果突然调向与谷歌搞系统级博弈~

这,确实是一件“悲壮”且无奈的事情。

麒麟芯片等硬件是一条腿、鸿蒙OS则是另一条腿,HMS生态正是灵魂所在!

虽然靠“两条腿走路”更稳加妥一些,但麒麟芯片硬件这条腿暂时迈不出,重心就得放在鸿蒙OS以及HMS生态,至少从这个不屈服的立场看,华为技术还在“站着”前进!

将骁龙芯片拿来当“拐杖”,助力鸿蒙OS与HMS生态,也算得上一种折中的方案。

如果华为推出骁龙版Mate 40、或者其他系列发布骁龙芯片版,搭载鸿蒙OS并打通HMS生态,联合更多智能手机等国产厂商,打造自主化系统与生态,你觉得可行吗?

作者:蔡发涛 | 百家号独家内容